幸運飛艇
付費時代到來你需要多少個會員才能安心追劇聽歌玩遊戲
22分鍾前
單晨金:新手投資黃金有哪些技巧?如何有效規避投資風險?
27分鍾前
適用電動乘用車型采埃孚推2擋變速器
29分鍾前
2019年中國新車購買意向研究報告公布
29分鍾前
《血汙:夜之儀式》跳踢10次不落地成就完成方法如何不落地跳踢
32分鍾前
23強重磅出爐,海寧賽區決賽即將開啟
37分鍾前
華林證券股價大漲5.03%
41分鍾前
新聯電子股價大跌-5.09%
42分鍾前
《馬裏奧製造2》手塚卓誌:5個馬造2的小竅門
42分鍾前
硬派作風自帶美式風格簡約低調的內飾新款上汽MAXUSD90打造寬體SUV
43分鍾前
火炬電子股價大跌-5.17%
44分鍾前
升維突破OTT價值困境酷開網絡構建更開放的大屏生態
45分鍾前
《火焰紋章:風花雪月》遊戲時長可達200小時
46分鍾前
《數碼寶貝物語網路偵探駭客追憶》中文版登陸NS/PC平台
47分鍾前
X1X/X360體感遊戲機周邊配件發售
47分鍾前
任天堂Switch主機NS掌機日版歐版港版現貨包郵
47分鍾前
《神界原罪》開發公司總裁:雲服務潛力巨大
49分鍾前
眾和退股價大跌-6.15%
49分鍾前
企業“智庫”的智慧源泉newline提升會議狀態每一天
51分鍾前
《斬服少女:異布》試玩版已登陸港服PSN商店
51分鍾前

票房飄紅口碑平平,驚奇隊長的彪悍人生需要解釋

何熠 2019-03-13 14:18:30

作為《複仇者聯盟4》的一部前導電影,《驚奇隊長》除了承載為漫威英雄這出漫長的連續劇式大片引入重要角色的功能外,它也是漫威首次獨立開發女英雄電影。目前它的單日票房成績在中國已經超越《美國隊長3》,口碑雖然平平,但確是這個3月初唯一有實力賣座的電影。電影選擇在3月8日國際婦女節那一天上映。在上映前夕的宣傳物料中,本片飾演驚奇隊長的女主角布麗·拉爾森,通過一段VCR祝願中國觀眾女生節快樂。視頻一出,就有輿論說要抵製這部電影。在時下這個大家神經都極度脆弱動不動就上綱上線的今天,也許片方的確沒料到一句“女生節”的問候竟然也能引發一場風波。


有人稱這句問候是對“婦女”這一稱謂的明顯不尊重,似乎隱有對大齡和婚姻中的女人有歧視之嫌。事實上,在消費主義大潮引領的當下,女生節也好,女神節也罷,作為商家拉動和刺激消費的一種營銷手段,確實已經越發蓋過這個節日原本的意圖。畢竟這個節日最初就是由女權主義者發起的,旨在宣揚女性的獨立自強、慶祝女性在社會上各個領域中所取得的成就,而所謂女生節和女神節,更多是從男性視角出發表達男性對女性的尊重與愛慕。

但如果看過了《驚奇隊長》這部電影,我會認為對布麗·拉爾森的這句簡單問候所引發的輿論爭議似乎有點諷刺。因為這部電影本身,沒有什麼站在男性視角上審視和評判,抑或歧視婦女之類的意味,恰恰相反,這部電影中的超級女英雄,似乎太強大了,她有著強大的力量,翻天入地,無所不能,也不同於其他漫威英雄的進階式成長路線,驚奇隊長自從吸收了能量盒中的能量那一刻,她就有了開掛般的人生,因此,再多再厲害的反派和驚奇隊長對決,都不可能產生什麼出人意外的反轉效果。

她所向披靡、勢如破竹的氣勢在這部電影中找不到對手,單單從一部電影的劇作表現力上來看,這似乎有點不合乎戲劇發展——但是漫威從來不是讓觀眾隻看一部電影這麼簡單,作為“複聯”電影的最終對決前引入的新超級英雄,觀眾在這部電影中越是見識到她的強大,在“複聯4”群英大戰滅霸(複聯中的終極反派角色)時才能越信服於這個角色貢獻出的超級力量。

其實最近這幾年塑造獨立自強的女性角色一直是好萊塢影視中的一股潮流現象。《西部世界》中的第一女性主角,是埃文·蕾切爾·伍德飾演的多洛莉絲,作為一個被園區的控製者塑造為“溫柔美麗”人設的人工智能接待員,她的故事線是一條由磨難鋪就的覺醒之路,無數次遭受暴力侵害,尊嚴被踐踏,身體被侮辱,所以在經曆了被傷害、被欺騙、被玩弄後,這個角色開始憤而抗爭人類世界的壓製。頗為有趣的是,在這部劇的第二季中,多洛莉絲這個角色的人設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從以前的溫柔、善良、甜美變得殘暴、凶狠,信奉成王敗寇論,做事情的原則也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倒是她身邊的男性同伴,猶疑而怯懦、背負著道德的包袱,成天惶惶不可終日。

如果說這個角色是架空世界中的角色,還欠缺一點說服力的話,我們不妨再看看《傲骨之戰》中的三大女性主角,她們生活在川普時代的芝加哥律政界,展現著獨立女性的強大魅力,三個女律師代表著老中青三代,每個人的身邊同樣也似乎不需要男人:和丈夫過著分居生活的老年律師、意外懷孕卻拒絕和男友結婚共同撫養孩子的中年律師,隻喜歡女生的女同律師。這些角色在最大程度上展現著女性世界的魅力,這是一個男性缺位的世界——盡管劇中的男性角色並不少,但他們更多是作為對女性世界的襯托而出現。

有類於這樣的角色設計在《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使女的故事》中也都有出現。這些劇集中共有的特點是女性角色在不同的故事情境下,開啟了闖關遊戲式的抗爭,在闖過名為“痛苦”的一關後,將不再有痛苦。這就是如今作為潮流劇集的真實現狀:她們讓人感到勵誌、有著宣泄式的巨大快感,完全擁抱一種全新的未來,作為一個複雜的“人”,她們斬斷了有可能令其猶疑不決的七情六欲,做好了準備,試圖獨身闖入機關重重的關卡。

回看《驚奇隊長》,我們同樣可以看到這樣的一種角色設定,甚至比起劇集人物中的角色來說有過之無不及(畢竟,劇集中的那些角色是存在過感情線的)。觀眾看不到這個角色身上的情感投射,口碑平平也許正是因為這部電影對角色的“失真”造成的。

成為一種角色塑造的趨勢,總歸不是什麼好事情,這些影視作品的確反映了當今獨立女性在這個世界上所遭受到的“敵意”,所以劇情安排角色開啟了在虛構世界中的抗爭。但這麼做的同時,它也大大將女性獨立意識的覺醒大大簡單化、模式化了,它忽視了複雜性,忽視了女性世界中其他的複雜而微妙的麵相,過程中走兩步退一步是真的,卻不是爽的,因而也就是不夠潮流的。

從這個角度看,當下好萊塢影視作品中對許多女性角色的塑造,不免有點矯枉過正之嫌了。

特別聲明:本文為DoNews簽約作者原創,幸運飛艇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係DoNews幸運飛艇獲取授權。

相關幸運飛艇

正在加載......